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两个脑洞】一起来吃茨木童子吧

有BUG的话就当没看见吧(「・ω・)「嘿





第一个:

酒吞童子其实对茨木童子的感情很复杂,因为茨木童子一直在说他是多么多么强悍,多么多么厉害,所以酒吞觉得茨木就是崇拜自己的强大,以后如果出来哪个大妖打得过自己,茨木童子就会背叛自己,去追随更强大的强者。所以酒吞对茨木就有点若即若离,茨木一如既往痴汉酒吞。
两个人喝酒时茨木有点醉了,酒吞就问茨木如果以后自己遇到意外,不再这么强悍了,茨木会怎么办。茨木就醉醺醺的说怎么可能会有酒吞不强的那天,你可是吾挚友,吾一定会帮你到达巅峰,吾的身体交给你支配blabla之类的。酒吞也没当作一回事,因为茨木一直把这些事念在嘴边。
因为喜欢上红叶,又借酒浇愁,酒吞在修炼的方面疏忽了。
结果真的出了事,大江山被围攻讨伐,茨木赶到的时候酒吞妖力全失。击退了几波攻击,茨木带酒吞逃走。逃到枫树林时酒吞想到了红叶,茨木就把人放下来。因为用了秘术的原因,酒吞妖力没法迅速恢复,在逃亡途中被杀了也是很有可能的事。茨木就说:“吾友啊,你把我吃了吧,这样你就能快速的恢复妖力,打败敌人。”酒吞肯定不干啊就拒绝。茨木叹了口气就说:“你这样怎么可能把红叶从晴明手里抢回来。”酒吞嗖的就火了,TNND都这时候了你还给我说红叶,举手就要揍茨木。茨木也接下来酒吞的拳头,就看着酒吞的双眼很认真的说:“吾友,你之前说若你不再这么强大了我会怎么办,吾说过会将吾的身体交给你支配,帮你达到巅峰,所以现在,吃了吾吧,获得你该有的力量。”酒吞就愣了,茨木单手抱着他,说:“你可是吾的挚友,吾唯一追随的王呀。'”
酒吞心理就各种挣扎,最后还是把茨木吃掉了。边吃还边想你茨木童子的肉真糙,和那些处女简直没法比。然而面上已经是血水和泪水混作一团分不清了。吃完了后酒吞把茨木的头埋在了枫树底下,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去之后把敌人杀的片甲不留。开始打理大江山的事物,把大江山的妖怪们治理的服服帖帖。就有妖怪很疑惑为什么酒吞童子性子变化这么大,当了个兢兢业业的王,为什么酒吞童子的左右手茨木童子不见了。
酒吞就想,我当然要当一个好王,我可是茨木童子唯一追随的王呀。
后来的后来,妖怪们都看到酒吞坐在一棵枫树下独酌。众妖精们都以为酒吞在想红叶,其实酒吞是在和茨木对酌。

第一个完了






第二个:

酒吞和茨木喝酒,茨木喝醉了,倒在酒吞身边迷迷糊糊的。酒吞就觉得茨木脸颊泛红,双眼布满水汽的样子十分诱惑,于是二话不说就亲上去了,茨木也很配合搂着酒吞的脖子两个人深吻。大家都是男妖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酒吞就开始扒茨木衣服。看着被衣服包裹下的肉体因为不见光所以比其他地方都要滑嫩些,酒吞就开始在上面留印子。
接着两妖又把裤子蹭掉了,酒吞就看着茨木脚踝上挂着的铃铛以及沿着小腿一路往上的妖纹,心头一动,就咬上茨木的脚踝,牙齿在踝骨处轻轻的磨,咬的茨木大颤了一下。然后又顺着小腿处的妖纹一路向上舔,把茨木搞得【哔——】了后,准备吃正餐。结果敞到正门了,茨木biu~的一下,变成了女体。酒吞就蒙逼了呀,这么严肃的时刻你搞啥幺蛾子呢,给老子变回来。结果茨木就说吾友哟,和女人XXOO才是正确的,吾不能以男子之躯接受你。酒吞一听,噌的暴脾气就上来了,你说你变女的是情趣我都可以接受,但是你给我说你汉子的身体不接受我,这就是你不识好歹了,说好的真爱呢,说好的身体交给我支配呢?老子就是要上你男体。
而茨木就是不知道俩男的也可以那啥啥,就以为只有男的和女的可以那啥啥,所以才变的。于是酒吞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茨木变回汉子继续XXOO,其实就是威逼利诱说你的身体不是要交给我支配么,现在我要支配你的身体你为什么要拒绝。就各种控诉。茨木一想能让挚友高兴就成,于是就变回了男体和酒吞XXOO了一夜。
后来茨木就奇怪呀,男人和男人真的可以干内事儿,于是就去找晴明。被晴明指导后的茨木可开心,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于是带着一本不知道从哪淘来的《龙阳十八试》跑回去和酒吞练习。
于是酒吞又十分开心的吃到了送上门来的茨木。

第二个完







反正都是吃茨木,酒吞我就告诉你,国庆节我二十连要是你不把茨木扛着丢进召唤阵里,我就写第一个,你把他丢进来,我就写第二个。当然,如果你们两个都来我两个都写。想怎么吃茨木童子关键在你,围笑。

评论(11)
热度(73)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