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凶犬[2](黑街/Gangsta paro)

私设很多,脑洞很多

不知道这个设定的GN可以百度“黄昏人种”

文笔拙劣,慎阅

CP是佐鸣止鼬带卡镜扉柱斑




“……”


“镜……”


“喂喂,镜前辈……”


“宇智波镜前辈!!!”


“——诶!”


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镜被卡卡西喊回神,看到卡卡西那双有些不耐但是带着担心的双眼,十分抱歉地挥了挥手:“抱歉啊卡卡西,刚才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


“镜前辈,年级轻轻的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你看你头发都快白了。”知道镜在思考工作上的事,卡卡西收回自己的目光,笑着打趣,还意有所指的朝镜的头发扬了扬眉。


“还说我,你自己的头发都是白的,”镜笑了一声,朝巷子外面扬了扬下巴,“你不是有事么?先走吧,这儿交给我。”


“这是强大的基因。”卡卡西反驳。知道自己可以离开了,他二话不说就朝巷子外面走,还背对着镜挥了挥手。


直到卡卡西彻底走出视线,镜才呼出一口气,向朝他走过来的小警员伸出手:“拿来吧”


小警员递给镜几张照片,这些照片都是从那几具尸体上照下来的。


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被雨水浸泡后有些狰狞的致命伤,镜撇了撇嘴,继续往下翻。一张印着文身的照片出现在眼前,镜手一抖,差点把东西全摔到地上。


站在旁边的小警员被镜突然沉下来脸色吓得浑身发抖。双手接过警长阴着脸递过来照片,颤巍巍的转身离开。


镜脱力地靠着墙,抬头望天。


“团藏,你他妈在搞什么……”


碧空如洗,一架飞机从高空驶过。


卡卡西哼着小调,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还在路边的书店买了本《亲热天堂》,轻松自在的样子完全不像刚才发现了命案现场。


看着手中的书慢悠悠的晃到千手医馆,来到那扇紧闭的棕红色的大门前,卡卡西把小黄书收回包中,准备敲门。


“嘭!”


玻璃落地声后又是一声闷响。


卡卡西猛地转过头,就看到带土龇牙咧嘴的靠着发黄的墙摊坐着,而一地的的玻璃渣和大门旁已经破了个大洞的窗户昭示着刚才发生了什么——


带土被丢出来了!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卡卡西还没来得及后退,便看到一个穿着睡衣的人跟着从破烂的窗口跳出,洁白的手一把扯下安装在屋外的一截铁管,往带土的方向一掷。卡卡西便眼睁睁的看着那截铁管刺穿带土的肩胛骨,把他活生生钉在那面墙上。


卡卡西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场景,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喉咙干涩的可以。他完全被眼前这个虽然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穿着可爱的团扇睡衣,全身上下却散发着浓厚杀气的人震慑住了。


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名义上监护人,右手握住左手的拳,活动了下手腕,并没有理会一旁被自己吓得愣住了的卡卡西,赤着脚信步走向那个被自己钉在墙上还不断挣扎的人。


带土此时正在努力把那根把自己钉在墙上的铁管拔出来。他刚才被斑从窗子扔出来,撞到墙上头晕了,一时没躲过那根飞过来的铁管,被十分狼狈的钉在了墙上。他知道S级和A级的差距很大,更何况斑还是S/0,他是真的没想到斑会这么生气。带土后悔极了,他觉得自己不该去招惹宇智波斑这个老祖宗,他把自己打成这副惨样也就算了,还他这副狼狈的样子被卡卡西看到!


虽然有些懊恼,但是骨子里的叛逆还是让带土停下拔出铁管的动作,一脸凶狠地瞪着向他走过来似乎要揍他一顿的宇智波斑,像一头只要解开绳子就会扑过去咬死他的狮子。然而看到宇智波斑那双没有任何光泽的瞳孔时,带土恨不得掴自己一耳光——那家伙他瞎的啊!我这么凶狠的眼神他看不到啊!


“宇智波带土。”斑赤裸的双脚分别踩在带土身侧,他微微弯腰,拽着带土衣领,把他提起来。明明斑看不到,可带土始终觉得那双眼睛盯着他,仿佛要把他活剐了一般。因为肩胛骨还被铁管钉着,所以被斑提着时,肌肉撕扯带来的疼痛让带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斑冷哼:“知道痛了?”


“……”带土忍着痛不说话。


斑拽住插在带土肩胛骨的铁管,旋转着把带土才拔出来的一小部分又重新捅了回去,痛的带土眼白都快瞪出来。


看着带土十分痛苦的样子卡卡西很想冲上做什么,但理智告诉他应该站在原地。虽然经常带土会因为把斑惹火而被揍到半死,但这是卡卡西第一次这样的斑,冰冷的杀气布满全身,让他后背直冒冷汗。


就在卡卡西万分纠结时,棕红色的大门打开了。


“斑——”


听到声音的斑停住了在给带土说的话,他直起身,转过去,面朝着卡卡西和刚从屋里跑出来的千手柱间。


“啊——诶,斑你怎么不穿鞋?”披着围裙的千手柱间手上带着烤箱手套,看到斑赤着脚站在洒了一地玻璃渣的地上,吓得差点跳起来,“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拿鞋。”


斑愣了下,很听话的点头。


等到柱间匆匆忙忙跑进屋,往站在门口一脸警惕看着他和带土的卡卡西偏了下头,惊的卡卡西咽下一口唾沫。斑转过身子,对着瘫在地上喘粗气的带土说:“泉奈,是我弟弟,不是谁都能代替的。”说完,便伸手一把把铁管拔了出来,无视掉带土的痛嚎,抓住他的衣领一把扔给卡卡西。


准确无误接下带土的卡卡西因为强大的冲击力一屁股坐到地上,还强行向后滑行了两米。


被扬起的灰尘呛到,卡卡西咳了几声,目光扫到带土肩后的那个洞,心头一紧,想把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腰,脸埋在他腹间的带土翻过身来:“带土,带土,别趴在地上啊,起来。”可不管卡卡西怎么喊带土就是不给他回应,卡卡西刚想用蛮力把带土架起来,却感觉到怀中的人狠狠地在他的新衬衫的蹭了两下。


看着带土一下一下地耸动着肩膀,怀里还传来小小的抽泣声,卡卡西原本悬着的心一下子回到了平地上。他放下弯曲着撑住地面的双腿,就像母亲安慰受伤的孩子一样,轻轻抚摸着带土那头有点刺手的短发,轻声细语道:“乖,阿飞不哭,卡卡西前辈给你呼呼。”


“卡卡西前辈!!”带土猛地抬起头,鼻子耸的都快和眉毛揉在一起了,满脸的水,分不清是鼻涕还是眼泪。感受到卡卡西温热的手掌正拂过自己的后颈,大吼一声:“斑打得阿飞好痛痛!阿飞最讨厌斑了!”


吼完便再次埋头到卡卡西怀里呜嘤呜嘤继续哭。


卡卡西敢肯定斑听到带土吼的这句话了,他的手仍然在温柔的安抚着在他怀中大哭的人,却一脸生无可恋的抬头望向斑。


这时柱间已经拿着鞋子出来了,他正蹲在地上扶斑的脚套上那双可爱的兔子拖鞋,边套还边碎碎念:“斑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危险么,地上都是渣子万一伤到脚怎么办,还有啊怎么只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头发也没梳,被外人看到多不好啊。也不知道你们这么大动静有没有把鸣人闹醒……”


如果一般人听到这些碎碎念早就打断了,可斑却没有,他只是低着头,等着柱间给他穿好鞋子。良好的视觉让卡卡西看到了斑微微上翘的嘴角,卡卡西想,如果千手柱间抬起头,他一定能看到宇智波斑那双看不到任何东西的黑眼睛中带着浅浅的笑意。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元气满满却异常焦急的声音从屋内传到外面。


四个人的动作一下子被打断,都扭头看向大门。


一个金发的小子叼着块才烤好的吐司急吼吼冲出来,手上还提着自己的运动外套,脚上的鞋也没穿好。


“柱间前辈你怎么不不叫醒我啊现在都9点了!!”鸣人跑出来后,看到正蹲着给斑穿鞋的柱间抱怨。他胡乱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又弯下腰,拉起的鞋上的拉链。


“啊?鸣人今天要去公会?”柱间给斑穿好鞋后起身,站在斑的身边。


“对啊,今天有任务,”鸣人把吐司一股脑的塞进自己嘴里,开始穿外套,边穿边给卡卡西和带土打招呼:“哈哈西嗷嗷(卡卡西老师),嗷嗷哈(早上好),嗷哇(带土)……大哥,早上好,斑前辈,早上好。”


看着鸣人费力地咽下吐司,卡卡西劝到:“鸣人,你要不要喝点牛奶,别呛着了。”


“不了不了,我快迟到了!!”说着便往外跑去,边吼还边喊:“柱间前辈,那个宇智波啥的醒了你告诉他我一定要和他打一架!不带刀的——”


淡金的阳光透过云层落下,路边的水洼映出彩色的光。

 


市医院对面大楼楼顶。


“哎呀,糟糕了,千手家家主来了。”鲨鱼牙放下望远镜,咧开一个笑,把望远镜递给一旁的被袍子裹得严严实实的青年。


“千手扉间可不在目标范围内啊,招惹了千手家,这对组织并不好呀。”鲨鱼牙把自己靠墙的大刀背到背上,双手抱胸看着对面的医院。


他接过青年递回来的望远镜,放在台子上,看向站在一旁的青年:“我去搞点动静引走千手扉间,鼬先生你去解决目标?”


青年的额前的头发被风吹起,他没有扭头去看他的搭档,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


TBC.




斑爷……一不小心鬼畜了_(:зゝ∠)_

诶这个之前忘说了,也是设定,因为黄昏人种都会有一些的生理缺陷,所以……

斑——失明

带土——多重人格(这个心理生理大家别较真)

佐助——失明

鼬——哑巴

鸣人——永远维持15岁的样子(本来是想12岁的但是为了我助下得去手……)


最后哆哆嗦嗦的感谢看完的各位

评论(18)
热度(40)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