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凶犬[1](黑街/Gangsta paro)

私设很多,脑洞很多

不知道这个设定的GN们可以去百度“黄昏人种”_(:зゝ∠)_

文笔拙劣,慎阅

CP是佐鸣止鼬带卡镜扉柱斑



雷电交加,大雨滂沱。


鸣人把自己缩成一团,尽管大雨已经把他的后背完全打湿,但他还是使劲拽着雨伞,不让它被狂风吹折。然而质量再好的伞也经不起这么厉害的风的摧残,咔呲一声,雨伞被吹的朝天翻起。


“哗啦——”终于,全身都被雨水淋湿了。鸣人十分不爽的把伞骨掰直,豆大的雨滴砸得他睁不开眼,所以哪怕伞再破,他也需要拿这把破伞挡雨。


鸣人顶着残破的伞往家跑,又是一阵狂风吹来,即使身体健壮如他,也忍不住停下脚步打了个寒颤。


挂在巷口的年久失修的路灯突然亮了,忽闪忽闪,突然亮起的白色的灯光在让鸣人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十分难受。手背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鸣人嘀咕着路灯是不是被雨砸好了,刚准备提脚往家跑,却在雨水中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鸣人神经一紧,立即进入戒备状态,警惕地环视周围,这里到处都是巷道,每一条巷子都是偷袭的好地方。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鸣人分明看到那些粉红的液体是从前方那个漆黑的巷子流出来的。


鸣人屏住呼吸,微躬起背,降低身体重心,绷紧全身肌肉,贴着墙,小步地往前方巷子蹭过去。


原本轻便的运动服此时被雨水打湿粘在身上,变成了累赘般的存在。虽然雨水可以帮他遮掩住脚步声,但他还是要小心,不能被发现。


离巷口越来越近了,鸣人都能听到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后,侧耳贴着墙壁,想要听听是否有什么动静。


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声响,鸣人决定探头去看看。


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还没看清巷子里发生什么眼前便闪过一片寒光。


鸣人猛地一个弯腰,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


还没站稳,刀光便又落到自己眼前。鸣人马上抓起伞一个格挡,却被那个人抓住空挡被一脚踹在肚子上。


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爬起来,看着手上被砍成两截的雨伞,鸣人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水,准备发动攻击,却见那个攻击他的人拄着他的剑,摇摇晃晃地站着。


他受伤了,鸣人想。


那人喘了几口粗气后把剑立起,双手握住,向他冲过来。


银光闪现,鸣人只能凭着自己本能努力闪躲。剑刺得太快,鸣人觉得如果再来几下自己根本无法躲过。


忽的,那人脚下一个踉跄,鸣人抓住这个机会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听到他痛呼一声,便窜到那人背后,用手肘勒住那人脖子,把他放到在地。


那人被鸣人勒住脖子后剧烈挣扎,力气大的简直不像受了重伤,鸣人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那人似乎被打懵,一下子没了动作,鸣人按着那人的脖子,看着他似乎又要恢复意识,于是利落的补上几拳,把那人彻底打昏过去。


看到那人完全倒在地上,鸣人伸出食指探他的鼻息,发现人活着,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抖得像筛糠。刚准备把按着那人脖子的手收回来,手掌却碰到了一条链子。熟悉的触感让鸣人忍不住把链子从他的衣服里拉出来。摸到两块熟悉的牌子,鸣人扯了扯嘴角。


路灯又闪了一下,那一瞬的白光足以让鸣人看清到那个牌子上刻着的东西——A/3。

 

 

 

每个经历了夜晚被暴雨洗礼的城市,第二天就像获得新生一样,宁静,美丽,一尘不染。


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


茶几上的电话响个不停,而沙发上的人早已把自己裹成一团烦躁地蠕动着。


谁他妈大清早的打电话,不是在介绍后面说了晚上九点之后早上八点之前不接活儿么!


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的宇智波带土先生现在连眼皮都睁不开,他正梦到自己和卡卡西在华丽又舒适的kingsize大床上办事办得正嗨,结果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天呐,能不能让我射了再打电话。


带土极其不爽的翻了个身,硬挺的下半身蹭了蹭夹在腿间的被子。


“咔擦”,门开了。


“碰”,门关了。


有人进来,但带土没翻身,他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叮——


那个人接起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便利屋有什么……”


卡卡西的声音和他本人一样,懒洋洋的,没有一点干劲。那些围着他转的女孩子都瞎么,居然被这样的男人迷得团团转,但是卡卡西真的很帅啊,而且对那些姑娘也很温柔。带土无趣的把被角塞进自己嘴里咬着,还拿牙齿狠狠地磨了几下,不知道是羡慕卡卡西还是嫉妒那些姑娘。


“啊,柱间前辈啊。”听到是千手柱间的电话,带土停下嘴里的动作,支棱起耳朵认真听卡卡西在说什么。


“带土?他还在睡。”感受到卡卡西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背上,带土都能想象出那双死鱼眼中的无奈了。


“好的,好的,多谢柱间前辈。”听到卡卡西挂了电话,带土还是抱着被子,固执的不肯转身。


身后的沙发凹陷下去,是卡卡西坐下来了,就算是背对着卡卡西的,他还是能闻到卡卡西用的薰衣草味的洗衣液的味道。带土觉得那个熟悉的香味不仅是在撩拨他的嗅觉神经,还在撩拨他的肾上腺素——他更兴奋了。带土往沙发里侧辗了一小截,能让卡卡西往里挪一点,和他贴的更近


感谢沙发不够大,卡卡西不喜欢晾半边屁股在沙发外。


“柱间前辈说去拿药。”


“哦……”带土闷闷的答。


“你今天早上怎么了?”


“起床气!”带土想了想,坐起身,一把把被子掀开,看着正在往嘴里塞三明治的卡卡西,指着自己依旧硬挺的兄弟,“它在艹你快射的时候被闹醒了。”


……


卡卡西端着水杯漱口:“你动作能不能温柔一点?”


“不能,”带土低头提起裤子后开始穿衣服,结果发现衣服太小,那是是卡卡西的衬衫,“我忍不住。”


把衬衫递给卡卡西后又去翻箱倒柜的找自己的衬衫,带土也记不清从多久开始他的衣物和卡卡西的放在一起了。


在衬衫外披了件马甲,看到卡卡西还在对着镜子给磨破皮的嘴角上药,带土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等到卡卡西把面罩拉上去时,带土已经解决完早饭,靠在窗台前抽烟。


“走吧。”


“唔。”

 


这条街的布局很有意思,巷道很多,但你绝对不会迷路。


所以,当带土和卡卡西优哉游哉,像对小情侣一样传过各条小巷,享受早晨美好的空气,却看到摆在自己面前横七竖八,被雨淋得发白的几具尸体时,两人的内心是十分不爽的。


带土皱着眉:“艹,谁办完事后没收拾垃圾啊。”


看着两边墙壁上布满的弹痕和割痕,卡卡西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熟练的拨出一个号码。


“镜前辈,我是旗木卡卡西,205巷有死者。”


“有,一、二、三,”有几个人叠在一起,数不清,卡卡西走上前,一脚踹开叠在上面的两个人,“四、五,六个。”


“啊,是的,麻烦你来解决一下。”


说完便挂掉手机。


卡卡西叹了口气,耸耸肩,转头对带土说:“你先去拿药吧,我在这儿等镜前辈。”


TBC.

 

 设定:

宇智波佐助——黄昏人种 A/3

漩涡鸣人——黄昏人种 B/4

宇智波带土——黄昏人种 A/0

旗木卡卡西——普通人

宇智波止水——普通人

宇智波鼬——黄昏人种 S/4

宇智波镜——普通人

千手扉间——普通人

千手柱间——普通人

宇智波斑——黄昏人种 S/0


 

作者想写黄血暴,奈何是个傻白甜

感谢看完的各位么么哒

评论(8)
热度(45)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