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有糖の段子】加班之回家的诱惑

小伙伴们插起刀来真是说不出的爽快。老人家真的承受不住刀啊委屈的哭出来QAQ想吃糖还得自己产,自己产的粮又糙,简直想狗带_(:зゝ∠)_

大半夜的这口狗粮你们吃么QAQ




【佐鸣】


佐助推开门,屋里灯火通明,怀疑的看了眼客厅里的时钟,确定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佐助寻声找去。

“鸣人,你在干嘛?”

鸣人围着橘黄色的围裙在灶台前煮面,一旁的碗里还放着切得不甚整齐的番茄片。

“喔喔,佐助你回来啦,”鸣人转过头来,脸上还沾着一些番茄汁,“嘿嘿,我在给你准备夜宵啊。”

“夜宵?”

“我可是缠了手打大叔一整天他才答应教我做番茄牛肉拉面啊我说。”

佐助觉得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里闪着的光简直在诱他犯罪。他走过去,掐住鸣人的下巴,将他的脸转向自己。

“佐助?干嘛……唔?”

佐助低头舔走鸣人的脸上的番茄汁:“你脸上有番茄汁。”

“混蛋佐助你干嘛!!!!”鸣人一把挥开佐助掐着自己下巴的手,用袖子使劲擦着自己那块因为被佐助舔到而骤然变红的皮肤。

“白痴吊车尾的,”佐助指向锅里的面,“面糊了你就自己吃。”离开厨房。

“混蛋佐助我已经吃了好多碗了,这碗必须由你吃掉!!!”

 



【止鼬】


止水打开门,还能看到电视机映在墙上不断变换的光。止水无奈笑,心想鼬又是在边等自己边看电视然后睡着了吧,都说了自己加班的时候完全不用等啊。轻手轻脚地换了鞋往屋子里走去。

走到客厅时止水愣住了,这和以前的情况似乎不一样——

鼬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躺在沙发上闭眼睡觉,而是正经的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抱枕,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电视里演的似乎是最新出的恐怖片?

止水哭笑不得。

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来到沙发背后,慢慢俯下身,对着鼬耳后的那束发吹了口气。

“嘭”稳稳地接住了砸向自己面门的抱枕,止水笑出声来:“小鼬~”

“止水?”鼬惊魂未定,发现是止水后放下心来,拽过对方手里的抱枕,“你回来了!”

“对啊,”止水绕到沙发前面,坐到鼬的身边,“居然在看最新出的恐怖片啊……”

鼬愣了下,回到:“等你时不小心睡着了,结果刚醒就看到电视里在放这个。”念念不舍的点点头,赞到:“感觉还不错。”

“那一起看吧。”止水握住鼬微凉的手指,“等会儿和我一起去洗澡?”

“嗯!”

 



【带卡】



想到止水说每次他加班时鼬都要等着他直到他回家才肯睡,带土不禁对回家充满了期待——卡卡西会像鼬那样,等着他到家再去休息么?

带土加快了回家的脚步,连心跳都加速了。

看着一片黑漆漆的屋子,带土的心沉静了下来,放轻脚步来到卧室时,听到卡卡西绵长的呼吸声时,带土觉得自己的心跌入谷底。

心情沉重的拿了换洗衣服进浴室洗澡。

打开浴室门的那一刻,带土以为自己穿越了。

沙发上的台灯打开了,卡卡西穿着睡衣,端着一盘红豆糕从厨房走了出来。

“洗完了?红豆糕热了一下,可以当夜宵。”现在的卡卡西没带面罩,而他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却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带土觉得自己大脑像卡机了一样,坐到那一盘红豆糕前,拿起一块往嘴里塞,任由卡卡西拿着吹风机吹他湿漉漉的头发。直到红豆糕的甜味刺激到味蕾他才反应过来——带土觉得自己幸福的想哭。

“卡卡西。”带土停住了吃红豆糕的动作。

“嗯?”卡卡西停下抚弄带土头发的动作。

“我已经漱了口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放下吹风机,双手捧住带土的脑袋。两人交换了个湿哒哒的舌吻,啧啧的水声在寂静的空间令人面红耳赤。

就在带土觉得可以进行下一步时,卡卡西的双唇离开了他的。

“好了,现在我也吃了红豆糕,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去漱口。”



 

【镜扉】



镜打开大门时习惯性的看向楼上的书房。果然,这么晚了老师还在工作啊。

回到自己卧室,拿了换洗的衣物,洗漱完毕后看到老师书房的灯还是明晃晃的亮着,镜无奈叹口气,老师总是这样,工作起来什么都忘记了,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扣扣”

“进来。”

“老师。”镜打开书房的门,看到的便是扉间伏案批改文件的样子,书桌上还放着一杯已经见底的咖啡。

“镜?”看到进来的不是管家,而是镜,扉间看了眼挂钟,头疼的揉了揉眼角,“已经这么晚了啊。”

镜将书桌上的咖啡换成了牛奶,绕到扉间身边:“嗯,挺晚的了,老师该休息了。”

“不行,这些文件明天就得用。”扉间长吁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因为镜的靠近而放松下来,“很快就弄完了,你先去睡吧。”

镜拿过放在书桌上的文件,翻了翻:“剩下的不多了,老师去洗澡吧,这些我来帮你弄就好。”说着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看着这个乖巧的笑容,扉间心柔软成一片:“你啊,不行,这些文件挺有难度的……”

“我可是老师亲手教出来的学生呢,老师要相信我啊。”

对啊,这可是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学生。

扉间站起身,两人嘴唇轻触。

“如果遇到实在不行的就不要勉强。”



 

【柱斑】



屋子一片漆黑,柱间小心翼翼的摸回卧室,靠着着良好的夜视能力看到斑裹着被子睡在大床的一侧,而另一侧则是空荡荡的。

摸黑走到浴室,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最快的速度烘干头发,再摸黑回到卧室。

原本空荡荡的另一半床此时却铺好了被子。

斑裹着被子侧躺在一边,呼吸平稳,但柱间却了然于心。动作轻柔的爬上床,蹭到斑的身边,轻声说:“斑,我不想自己盖一床被子,我想和你盖一条被子。”

看似睡着的人不耐烦的皱皱眉头,甩出一个被角,柱间接过被角一扯,钻进被窝,把斑抱进自己怀里。

斑有些不适的在柱间怀里蹭了蹭,便不再动了。

柱间傻笑着将斑搂紧了几分:“晚安,斑。”

等到身后人的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斑扯了下嘴角:“哼……晚安。”

 

 

劳动节快乐,晚安~

评论(21)
热度(139)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