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有毒の段子】关于大姨妈这种东西


预警:女体化!!女体化!!!女体化!!!!

雷!!!!

慎入!!!!!!!

停电断网的诡异产物(´〜‘*) zzz












【佐鸣】





佐助进门时边看到鸣子在哭着写东西。
“鸣子,”佐助心头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你在干嘛?”
“佐助,”鸣子泪流满面,“我得了绝症,我快死了,我在写遗书。”
佐助觉得眼前一黑,拉住鸣子往外跑,边跑边说:“不会的,鸣子,我们去找小樱,她会有办法的。”
被他拽在身后的鸣子抽泣着:“佐助,虽然你很讨厌呜呜呜……让我追你这么久呜呜呜……但是,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告诉你呜呜呜……我喜欢你啊混蛋佐助呜呜呜……”
佐助停下脚步,转身将鸣子拥入怀中:“喂,吊车尾的,如果,还有救,那我们就结婚吧。”

“所以,控制不住情绪,嗜睡,易疲,上厕所发现内裤上有血迹,”樱深吸一口气,“宇智波鸣子,以及宇智波傻助,你们都不知道有种东西叫生理期么?还有鸣子,你成熟的好像有点晚啊。”






【止鼬】





完成任务的两人走在大街上,甜品店已经关门了,鼬有些失望吃不到心爱的三色丸子。
忽的,鼬的脚步停住了,目光落在商店冰柜里的三色丸子味的冰棍上。
“止水。”
“小鼬,怎么了?”止水顺着鼬的目光望去,了然一笑,牵起鼬的手,“不行哦,小鼬,你的安全期快到了,最近要注意保暖,不能吃冰的。”
第二天——
鼬洗漱完后美琴笑着对她招招手:“止水君来了,快去见见他。”
拉开门,看到止水和父亲在聊着什么:“父亲,早安。”
“啊鼬来了,你们先聊,我去看看美琴。”富岳点点头,起身离开了房间。
“止水,早安。”
“小鼬,”止水递过来一个熟悉的纸袋,“三色丸子。”






【带卡】




十分钟过去,露露还没来,正常。
二十分钟过去了,露露还没来,还早嘛。
半个小时过去了,露露还是没来,应该在路上了吧。
四十分钟过去,露露还是没来,快到了吧。
一个小时过去了,没看到露露的身影,带土有点着急,决定去找露露。
敲门,没人开门,带土有些害怕,他决定爬窗。
轻松利落地翻进露露的屋子,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一团缩在被子里的露露。
“唔?带土?抱歉……”露露的脸被被子盖住,只能看到两只无神的眼睛和布满汗珠的苍白额头。
“……怎么了?”
“生理期……”露露的声音被被子掩得模糊。
带土愣了下:“笨露露,”脱下外套钻进露露的被窝,“连自己的生理期都不记得么?”将露露搂进自己怀里,用手捂住露露的小腹。
“琳说用热的东西捂住小腹会好一些。”
“唔,大概吧,”露露放松身体靠在带土的怀里,“抱歉啊,今天的约会……”
“哼,这次原谅你,其实,在床上约会也挺好。”





【柱斑】




水滴顺着洁白的颈项划过锁骨,消失在黑色布料的边缘。看着擦着头发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的斑,柱间只觉口感舌燥。斑也注意到柱间热切的目光,微仰下颚。看到这个表应允的动作,柱间像出笼的狮子扑向肥羊般扑向斑。一把将斑捞起,扔到床上,开启了一段污污污污之旅。
↑↓↑↓↑↓↑↓↑↓之后【都这样了应该不会被屏蔽吧Σ(゚д゚;)】
斑躺在柱间怀里,拍了拍柱间赤裸的胸膛:“老年人了,别纵欲过度,对身体不好。”
“啊,斑,”柱间低头蹭了蹭斑的额头,“斑,你已经四个月没……”
“千手柱间,老娘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叫绝经!!不是怀孕!!!!”


┄┄┄┄┄┄┄┄┄┄┄┄┄┄┄┄┄┄┄┄┄┄┄┄┄┄┄┄┄┄┄┄┄┄┄┄┄┄┄┄

斑爷你看我跪圣诞树的姿势正确么(\-_-)\┯━┯
想写镜扉然而没想到好梗QAQ

评论(45)
热度(83)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