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有病の段子】如果一方以为自己是动物

对不起我有毒,对不起我天天都在放飞自己😂
改了题目这样似乎才能表达出我的意思



【柱斑】

早上——
“斑斑,起床咯。”柱间哗——的掀开被子。
斑掀了掀眼皮翻个身又继续睡。柱间伸手,轻柔的抚摸着斑的脸颊,斑也闭着眼蹭着柱间的手。
柱间一愣,俯首在斑的额头印下一吻。
“太阳都晒屁股了不能再睡啦。”说着便把手伸到斑的颈后和膝后,一用力,便将斑抱了起来。
“千手柱间!!!你把我放下!!!”
“不要嘛,让我抱一下咯斑斑~”
“千手柱间我挠不死你!!!!!!”
晚上——
柱间在朦胧中感受到一个温热的身体钻进了自己的被窝,他的脸在自己颈间蹭了蹭,又往自己怀里钻,找了个舒适的位子安静下来。柱间微笑着将自己怀里的人拢了拢,“啊,斑斑真是可爱。”

我不信你们抱猫时没被猫挠过,我不信你们的猫没在半夜拱过你们的被窝

【镜扉】

“老师?”镜看着前面盯着他的一脸戒备的扉间,有点疑惑。
“吼……”扉间从喉咙挤出一声低吼,拒绝镜的靠近。
镜的脸色有些僵,气氛有些紧张。
僵持了几分钟,镜叹了口气。躺到地上,翻了几个滚,滚到扉间的面前,正面朝上。
扉间愣了愣,慢慢趴下,双手撑在镜脑袋的两边,喉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咕噜声,用鼻子蹭了蹭镜的鼻子,又偏过头咬了咬镜的耳朵。

狼把肚子露在别人面前始终示弱的表现,咬耳朵似乎是表友好

【带卡】

“带土,你已经很久没洗澡了。”有轻微洁癖的卡卡西看着在啃红豆糕的带土说到。
仿佛被雷劈了,带土吼道:“我不洗澡!!绝对不洗澡!!”
“……好好好,不洗澡那至少要洗手洗脚吧。”卡卡西觉得他的忍耐快到极限了。
“哇哇哇哇哇卡卡西前辈不喜欢阿飞了么,卡卡西前辈厌恶阿飞了么,卡卡西前辈居然要阿飞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连红豆糕的渣都落下来了。
“唉,”卡卡西抚额,“我帮你洗澡,不会让水碰到你的手和脚。”
“好哦,卡卡西。”说着便拖着卡卡西去了浴室。

兔子的脚不能碰水,碰水就会被吓死,我也不造为啥

【止鼬】

鼬和止水飞快的从林间略过。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到任务地点却还有一段距离。长时间的赶路让鼬觉得有些饿。
“小鼬,已经中午了,饿么?”止水很体贴的问到。
“嗯,有些。”
“那,走吧,我看到食物了。”说着便往前奔去。
“?!”兵粮丸放在包里的啊。
鼬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坨有些腐烂的尸体感觉自己的胃一阵扑腾。
“稀碎桑,我想吃三色丸子。”
“不行哦小鼬,我们是吃腐肉的哦。”
“稀碎桑,我们不能只拘泥于现在,我们要看到未来,要学会适应社会的发展,所以我们要改变一下自己的食谱,试试兵粮丸吧。”说着掏出了兵粮丸。
“这样么……好啊。”止水接过兵粮丸吃了了起来。
鼬第一次觉得,兵粮丸比三色丸子还好吃。

乌鸦吃腐肉,水哥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是你的迷妹啊啊啊啊在毛概课上写哲学组简直有毒

【佐鸣】

“佐助你不要想不通,不要跳啊啊啊!!”飞奔而来的鸣人看着站在悬崖边的佐助,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仿佛风一吹他就会被吹下悬崖。
“鸣人,别过来。”佐助拒绝。
“不,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鸣人跑到佐助面前,语气坚定,“你要跳,我就和你一起跳。”
“鸣人,我在学飞。”佐助沉默了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告诉鸣人自己的目的,“你是狐狸,不可能会飞的。”
“诶?你学飞?那我也要学啊,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佐助静静的看了会儿鸣人,心想,这只狐狸怎么这么蠢,他连翅膀都没有,怎么可能会飞。又思考了会儿,佐助决定找个鸣人不在的日子再学飞。
“走吧,吊车尾的,我们回去。”转身离开。
“诶?诶?佐助你等等我啊我说。”
“吊车尾的,你为什么对我那么执着?”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鸣人,我决定了,我不学飞了。”佐助看着鸣人,“我去跳崖。”

小学课本幼鹰学飞。为什么佐鸣总是这么欢脱

对不起我有毒【土下座】

手机排版在电脑上看简直伤眼用电脑再排一次_(:зゝ∠)_

评论(19)
热度(120)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