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ALL丐,慎入] 疏狂 (一)

终于开始我的艹丐大业了咩哈哈哈哈哈

本来想着要写严肃的,正直的ALL门派X小丐帮(小乞丐成长史)(中长篇没错)结果后来也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顺带一句,lo主对自己的文笔很是没有信心,慎入啊!!!!




疏狂(一)


 

关戈觉得自己快死了,饿死,渴死,冻死,痛死。

现在正值腊月,马上要过年了,夜晚的扬州城内依旧热闹非凡,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忙着游玩,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蜷缩在巷子尽头鼻青脸肿的小乞丐。

关戈想站起身来,却发现哪怕动一下都是奢望,全身上下的骨头像是断了一样,痛得他什么都办不了。

——好痛!

关戈觉得自己很委屈,十分委屈——好不容易乞讨到的几个铜钱都被那群小混混抢跑了,还遭受了皮肉之苦。天气本就冷,自己穿的也是破破烂烂,衣不蔽体,没家也就算了,现在连吃的都没有了。想着想着关戈也就忍不住了,本来就脏兮兮的脸贴着冰冷的地面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说怎么大过节的有人在哭……诶,娃儿,叫你嘞,”来人先是用一根棍子戳了戳缩在地上的关戈,看到缩在地上的那一坨没什么反应,便蹲下身伸手推了推哭得话都说不出的关戈,“卧槽……我还以为是个小男孩儿,姑娘家家的出来当什么乞丐……”来人在一片黑暗中也只能看到关戈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也不知怎地便把他误认成了女孩子,奈何关戈痛得不行,又耗了好些力气来哭,硬是没法张口说话。那人无奈,一把将躺在地上的“女孩”捞起来,夹在腋下离开了这个漆黑的小巷。被这么一折腾关戈也是被痛的彻底昏了过去。

还未睁眼,关戈便闻到了熏人的药草味,费力的睁开双眼,看到了完好无损的屋顶,关戈才确信自己被人救了,而且还是被有钱人救了。在关戈看来,只要拥有完好无损的屋顶的人都是有钱人。

关戈吸了吸鼻子,还没来得急张口便听到一个清脆的童声——

“师傅师傅师傅他醒了醒了。”一个紫色的身影从眼前晃过。

然后就是开门的吱嘎声。

“他全身上下都是伤,沈清你是酒喝多么?就这样把人夹着过来,要我说也是你们叫花子身体好,要换了其他人恐怕就得在床上躺一辈子了……”黑色长发紫色长衫的男人掀开被子仔细检查了关戈全身上下,才又把被子给关戈盖上,“现在怎么样?除了身上痛还有什么不舒服的么?”

关戈张张嘴,却发现自己喉咙哑得不行,说不出话来,只能张张嘴意式自己说不出话来。

“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么……我以为他是女孩子,不能扛着,就只能夹着了……”一个贱贱的声音在大夫的背后响起,关戈眨眨眼,似乎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救自己的那个人?

“他是男孩子。”

“我……咳,我是男的!”那个大夫和自己同时提醒那个人,关戈费力的偏偏脑袋,看到了那个站在大夫身后一脸尴尬的揉着自己头发的男人。

那个男人只穿着宽大的裤子,上半身没穿衣服,却文着蓝红相间的纹身——丐帮弟子。在关戈看来,丐帮弟子和自己这种真·叫花子是不同的,虽然丐帮弟子和自己这种真·叫花子都会坐在大街上要饭,但丐帮弟子会功夫,而自己这种真·叫花子也只能在乞讨到了几个铜板后被那些小混混抢走。

注意到了小娃儿投在自己身上炽热的目光,沈清不知为何有些放不开,大概是这孩子的目光太过专注了。他走上前来,和躺在床上的关戈对视。

“诶,小娃儿,你叫什么名字?”

关戈怔了下,说:“关戈。”

“关戈?哪个关,哪个戈?”沈清挑眉,没想到这小乞丐居然还有名字,还这么正气,嗯,正气!

关戈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看到小孩儿逐渐变红的脸颊沈清忍不住笑出声,这一笑更是让床上的小孩儿羞得憋红了脸。

“诶,小娃儿,”沈清一屁股坐在床沿,严肃的盯着床上的小孩儿“我看你体质这些都挺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丐帮,拜我为师?”

 

 

 

TBC



评论(11)
热度(38)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