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A,佐鸣,太芥,韩张,喻黄,宗伏,宗凛不拆不逆
步行使我快乐

【乔王/09:00】Sealed with a kiss

【乔王】Sealed with a kiss

老王18岁生日快乐呀

九点钟份的乔王来啦,一个有点大的脑洞,然而时间紧迫写得伧俗有好多想写的没能写出来超难过,大家讲就看吧,不懂的就评论里索索吧QAQ非常抱歉QAQ

王杰希没想到,他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和乔一帆遇见的。

这场宴会是在微草旗下的酒店——中草堂——一家坐落于B市郊外三面环山的酒店举办的,目的便是庆祝微草的BOSS王杰希的生日。

说是为了庆祝生日,实际上也是为了王杰希一手带出来的徒弟高英杰结识人脉。当王杰希发表完对同行的感谢,将高英杰介绍给韩文清、张佳乐这些前辈后。王杰希环顾四周,没想到目光被那个在舞台边角吹萨克斯的身影吸引住了。

那个身影比七年前高大了不少,那张原本带着点婴儿肥的脸也张开了,英俊不少。他似乎是想把自己隐藏在阴影中,可中草堂舞台上的灯光太好,哪怕是在边角,也把他整个人暴露出来。

高英杰随着王杰希的目光望过去,激动的差点叫出声,把身为继承人该有的冷静和矜贵丢得个一干二净,要不是王杰希拽着他,他大概会直接冲上舞台一把抱住那个七年不见的好友。

看到王杰希冷静的面容,高英杰突然羞愧起来,只能红着脸磕磕巴巴地对王杰希道歉。王杰希只是摇了摇头,平静地说:“等乐队演奏完了,我和你一起去见他。”

高英杰和乔一帆是微草支助的一批孤儿里的两个孩子,为的便是将他们培养成微草未来。有成功的,便有失败的。毫无疑问,高英杰是那个成功的,乔一帆便是那个失败的。

王杰希还记得,那时小小的两个孩子手牵手来到他面前。乔一帆的胆子比高英杰大一些,总是护着胆子更小的高英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批孩子越来越仰慕王杰希,而王杰希却在和这群孩子的相处中越来越成熟冷静,根本不像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那群孩子总是用仰慕的目光看着他,却从没一个敢真正的亲近他,哪怕是他最看好高英杰。而最令他不可思议的,便是那个他一直不看好的孩子——乔一帆。高英杰头脑好,思考问题快,能举一反三,可就是内向的性格却是让王杰希有些心急。乔一帆是这批孩子里少数对商业毫无天赋的,哪怕他再努力也是赶不上另外那些有天赋,还努力的。王杰希不止一次听到乔一帆在小树林哽咽的哭声,王杰希也知道,他努力了,但他赶不上。

乔一帆十二岁时离开的微草,那天高英杰哭声难受得让整个公寓揪心。王杰希站在落地窗后面看着那个头也不回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只能无奈叹气。

直到他在未来六年的生日里再也没在自己房间门口看到新鲜的花朵,再也没人在他口干舌燥时递来一杯白开水然后用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王杰希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正是六月底,阳台上要比开着空调的室内热一些。王杰希难得的点了一只烟叼嘴上,把勒得自己有些难受的领带松了松。高英杰一直在等舞台上的乐队结束演奏,他好去找自己的竹马叙叙旧。

王杰希觉得有些难受,像有什么哽在喉咙无法下咽,刚准备深呼吸放松放松心情,却突然想到急忙往室内走去,刚踏出一步,便被一个熊抱扑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变脸色,就听到怀里传来撒娇的声音——

“哎呀前辈我可想你了刚才英杰来找我我都没看到你原来你在这里呀,”王杰希吓得一愣一愣的,他反应过来,把他扑得坐到地上的,似乎是乔一帆?

抬头看着围过来的一圈人,高英杰,刘小别,这些他的后辈,甚至还有商场上的前辈们,王杰希的脑子乱做一团,他被乔一帆扶起来的时候只知道对着他们扬起嘴角点点头,然后被那群人簇拥着离开阳台进入室内,根本没注意到将他扑倒在地,引起巨大轰动的乔一帆半眯着眼看了后面的山一眼,低头说了句什么。

安抚好被被吓到的高英杰等人,王杰希才彻底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被吓坏了,这是第一次有人直接扑到他怀里还把他扑得摔倒在地,奇怪的是屁股居然还不痛,那。他开始寻找乔一帆。当他找到乔一帆时,乔一帆正在将擦拭好的萨克斯装到盒子里。不知为何,乔一帆的脸色有些苍白。

大概是知道自己闯祸了,王杰希想。

“一帆——”王杰希顿了顿,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却被乔一帆打断。

“前辈,抱歉啊,我太激动了,”乔一帆腼腆地笑了笑,一脸的歉意,“对了前辈,今天你举办生日宴会,我确没准备礼物送你。真的很抱歉。”

王杰希正想着会这样笑的乔一帆才是正常的啊,之前的那个是假的吧,便被乔一帆再一次的道歉打断了。

“没关系,我很开心你能来。”王杰希微笑。

“前辈,我能亲你一下么?”乔一帆看着他,眼里满是憧憬,就像小时候那样,闪着亮晶晶的光。

没等他有所回应,乔一帆的脸便猛然出现在他眼前,两唇一触即分。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也袭上鼻头,王杰希差点忍不住打喷嚏。

“前辈,我先走啦,乐队在叫我。”

“……好。”王杰希看着已经走远了乔一帆,脸色无比阴沉。那股刺鼻的香水味,之前乔一帆扑上来时可没有。

“叶修。”王杰希的声音无比阴沉。

“哟,大眼,准备结尾款了?”隔着手机王杰希都能想象出对面那人嘴里叼着烟翘着二郎腿还一脸嘚瑟的样子。

深吸一口气,王杰希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在对面山上发现没清除干净的血迹。”

电话对面的人沉默了会儿,“八成,不能再少了。”

“我让你找乔一帆找了七年,你就藏了他七年!”

“……”对面更沉默了,空气仿佛凝固一般,让人觉得呼吸都困难。过了会儿,叶修才开口,“一帆不想让你知道。”

“……滚。”王杰希第一次知道自己嘴里能吐出这个字。

叶修咂巴咂巴嘴,“本来这次任务也不该他来的,之前任务受的伤还没好全呢,一听到委托人是你,裹着几层绷带就来了。”

“你说,”王杰希深吸一口气,“他伤还没彻底好?”

“对,但是耐不过委托人是你。”

“他受伤了。”王杰希平静地说。

“对。”

“我说他这次也受伤了。”平静得咬牙切齿。

“什么?!!!!”

“七月六日下午六点半中心花园十八号桥收生日礼物,记得五星好评哦亲(⋈◍>◡<◍)。✧♡                     By:兴欣万事屋”

王杰希将信收起来,放在了办公桌抽屉的最底层。

七月六日,他真正生日的这天。

和往常一样起床、吃早饭、看报、工作直到下班,同下属们道别后,王杰希马不停蹄地赶往中心公园。

从一号桥数到十六号桥,王杰希足足数了半个多小时,热得他满头大汗,他想,不管怎样,都得给差评,什么服务,态度这么差。

当他气喘吁吁地爬过第十七号桥时,隐隐约约听到悠扬的萨克斯的声音,他加快步伐,绕过小竹林,终于看到了他的生日礼物——被一群小姑娘围着的,在吹萨克斯乔一帆。

乔一帆也看到了他,和围着他的小姑娘们笑着说了几句,小姑娘们便一窝蜂都散了。

王杰希这才慢悠悠地走上桥,“挺招小姑娘喜欢啊。”

“嗯,是的。”乔一帆摸着自己的萨克斯笑着说。

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个长大了不少的少年,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刚想叹口气感叹时光飞逝,便被乔一帆的一把花止住了话头。

七朵花各不相同,每朵都被装饰的很是美丽。

“前辈,生日快乐,算上今年,一共七年,七朵花,送给前辈。”

王杰希接过七朵不同的鲜花,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期待,便说了声谢谢。

看着王杰希眼中的笑意与期待,乔一帆擦了擦自己紧张得冒汗的掌心,小心翼翼地问:“前辈,我能,再亲你一次么?”

END.


评论(7)
热度(34)
© 能愉快的X冷淡么 | Powered by LOFTER